公司拟收购标的为星恒电源的股权,8455com: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亿元

万通地产便收到上交所《关于对万通地产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下称,公司拟收购标的为星恒电源的股权,纳川股份的归母净利润暴增或与一个锂电池股权投资项目有关,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亿元,陈志江在福建泉州创办纳川股份,纳川股份管材主业优势不再,地产商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已成为一种趋势,此次交易星恒电源100%股权估值为40.5亿元

8455com 3

万通地产拟以31.7亿元现金收购星恒电源78.284%股权,按此价格估算,星恒电源估值高达40.5亿元。上交所问询函针对标的估值提出异议,2017年9月,前次收购时标的公司100%股权估值为30.26亿元,本次估值为40.5亿元,明显高于前次估值。对此疑问,《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万通地产证券事务代表,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桩并购案中,纳川股份的最大交易对手方是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想控股)。据联想控股2017年年报披露,其因此笔交易大赚了3.86亿元。

综上所述,仅上述三家股东减持,合计套现就达到6.3亿元。

国际上搭载锰酸锂电池的代表车型是日产聆风,该车型自2010年推出,全球销量已超过30万辆,这款车在2010年时NEDC续航里程仅为73英里。日产聆风搭载的动力电池来自日产旗下动力电池企业Automotive
Energy Supply Corp ,这家企业的动力电池技术方向正是锰酸锂电池。

据公开资料显示,星恒电源从2015年到2018年5月份,营收分别为4.75亿元、10.18亿元、14.35亿元和5.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34亿元、1.04亿元、2.01亿元和0.55亿元。一位地产基金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星恒电源的稳定业绩,足以弥补万通地产土地储备不足的弊端,同时可增加公司的营收。

至今启源纳川仍然持有星恒电源35.006%的股权。这笔股权投资的最终收益情况如何,仍需观察。

纳川股份经营面临巨大压力,公司自身正在积极自救。其中,最让人意外的是启源纳川出售星恒电源股权。

8455com 18455com 2

转型风险

高溢价引起了交易所的问询。上交所在对万通地产的问询中提及:“2017年9月,前次收购时标的公司100%股权估值为30.26亿元,本次估值为40.5亿元,明显高于前次估值。请公司充分说明标的公司估值大幅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

此后,启源纳川又零星收购了星恒电源少数股权,截至2017年底,其累计持有星恒电源64.90%股权。

没有成为主流电池技术主要是因为锰酸锂电池存在明显的弱点,即能量密度低、循环寿命不佳,而锰酸锂电池的主要优势在则于成本低、安全性好。基于这些特点,锰酸锂电池主要以搭载新能源商用车为主,在2017年搭载新能源车型中,商用车占比达85%。

目前,新能源汽车发展势头强劲。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7.7万辆,同比增长53.3%。自2010年国家实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以来,补贴额度逐年下降,享受补贴的车辆标准逐年提高。

星恒电源股东承诺,2017年~2019年,星恒电源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3亿元和4亿元。

转型不顺,标的爆雷,纳川股份收获的是巨额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星恒电源一年内的第二次股权转换。早在2017年8月,纳川股份发布称,其参股公司启源纳川将以18.6亿元现金形式收购星恒电源61.6%的股权。此外,星恒电源个人股东陈志江亦是纳川股份实控人。若此番交易达成,则意味着纳川股份在入股星恒电源不足一年的时间便清仓退场。

近日,万通地产(600246.SH)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31.7亿元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星恒股份)78.284%股权。值得关注的是,星恒股份此前和另一上市公司“谈婚论嫁”已有时日。随即,万通地产便收到上交所《关于对万通地产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下称:问询函)。经上交所审核,需万通地产进一步做补充披露。同时,上交所问询函针对标的估值提出异议。

为了拿下星恒电源,只有4.41亿元注册资本的启源纳川,向中融信托借款17.78亿元,由纳川股份提供担保,资金用于并购星恒电源。2017年纳川股份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其所有者权益仅有17.95亿元。

2013年,也就是纳川股份上市第三年,其净利润开始下滑,且一滑就是三年,至2015年,其净利润只有0.27亿元,仅为上市首年0.74亿元的三分之一略强。

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地产商再添一军,万通地产(600246.SH)拟32亿元控股动力电池企业星恒电源。7月29日晚,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称,将以31.7亿元现金方式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78.3%股权。其中,启源纳川出让64.9%股权,苏州晟迈出让6.7%股权,陈志江出让6.7%股权,据此推算,此次交易星恒电源100%股权估值为40.5亿元。

此次,交易标的存在的风险系数不小。上交所问询函列出质疑:前次收购时,业绩承诺由经营团队提供,且收购方陈志江等入股不足一年后退出。标的公司是否由经营团队控制;纳川股份不再收购标的资产的原因,并说明交易对方是否存在无法控制标的资产情形;公司缺少相关行业经验的情况、本次交易后公司拟向标的资产派出董事及管理团队的情况等。

然而,同样是这笔投资,在2018年年报中却给纳川股份带来了3.18亿元的亏损。最终导致纳川股份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3.97亿元。

备受关注的是,尽管营业收入下降,但公司营业费用不降反增,而财务费用增幅更是达到3.41倍。

『日产聆风 2018款』

此前,联想控股等知名投资公司都曾是星恒电源的投资人。2003年,中国科学院物理所院士利用锰酸锂技术,解决动力锂电池发电的首个科研转化项目星恒电源,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投资了星恒电源。2017年5月,联想控股公告称退出星恒电源。

最终,这笔生意并未谈成。2018年12月,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终止收购星恒电源股份。

以此算来,高达25亿元投资,去年一次性带给公司的资产减值合计为4.38亿元。

2017年8月,日产曾宣布将AESC以10亿美元作价出售给中国企业金沙江创投,后因金沙江创投收购资金不足作罢。谈及出售AESC的原因,日产-雷诺联盟CEO戈恩曾表示,内部电池生产商使得整车企业无法选择更廉价的电池产品。能量密度和成本劣势使AESC成为了拖累,有消息称,新款日产聆风可能转用LG化学电池。

一位曾参与投资星恒电源的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最初投资是因需要解决铅酸电池污染问题,这样的技术多年后成为市场热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启源纳川转让星恒电源股权向纳川股份发送了采访函,纳川股份回复称:“通过股权转让,星恒电源的股权结构将得到优化,有利于提升其整体治理水平。同时,公司参股基金启源纳川将获得的股份转让款用于偿还中融信托的贷款本息,降低了其自身的资产负债率,也降低了公司对其的担保额度”。

突然巨亏,不仅市场高度关注,深交所也针对其年报发函问询,质问其亏损原因及合理性。

8455com 38455com 4

星恒电源于2003年成立,一直致力于动力锂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在国内率先实现电池的二次寿命和梯次利用,主要瞄准新能源汽车和轻型车市场;2014年布局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超级锰酸锂产品使其快速成为国内众多新能源物流车制造商的第一供应商。

2019年上半年,启源纳川将其持有的29.891%的星恒电源股权分两笔转让给了7家投资机构,整体估值仍然为40.5亿元,此举为纳川股份带来了4.95亿元的投资收益。

昨日下午,纳川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姚俊宾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受经营环境、新能源汽车行业政策以及前期融资较大财务费用较高影响,去年公司出现亏损。

星恒电源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以研发、生产动力电池为核心业务的企业。目前,在动力电池领域存在包括: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锰酸锂电池、钛酸锂电池等。星恒电源主攻的技术路线是锰酸锂电池。

“截胡”

据2019年半年报披露,纳川股份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6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41.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亿元,同比增长1408.33%。《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纳川股份的归母净利润暴增或与一个锂电池股权投资项目有关。

这是纳川股份上市8年来的首次亏损,而这一次亏损几乎吞噬了公司成立以来的积累。

据外媒报道,新款日产聆风将对动力电池组进行容量升级,NEDC续航里程达340英里,并计划在2018年上市。

事实上,纳川股份针对星恒电源的并购重组事项已耗时一年多时间,此时半路突然杀出万通地产要“截胡”。为此标的,纳川股份费尽周折。2017年4月,纳川股份便已牵头成立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准备收购星恒电源。协议显示,该基金总规模不超过25亿元,纳川股份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不超过5亿元,后期其余资金未按时募集到位。最终,纳川股份向金融机构融资17.78亿元,上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陈志江为上述融资事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019年上半年,启源纳川处置了星恒电源29.891%的股权,由此产生了4.95亿元的投资收益,由此纳川股份的中期财务报告也靓丽了不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导致纳川股份巨亏的主要原因是此前转型投资爆雷。

万通地产成立于1998年,是房地产行业内知名度甚高的一家企业,其创始人是拥有“地产思想家”之称的冯仑。早在2003年年底,万通地产作为国内较早一批地产开发商,其资本金和营业收入均跻身进当年行业前十。此后,万通地产逐渐在地产业走向边缘地位。在中国房地产业协会评出的2017年中国房地产500强中,万通地产排名下滑至260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