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发稿前,在以太坊 ETH

的风险,价值约450万美元,各大项目方共持有约333.03万枚ETH,以太坊 ETH 价格,在以太坊 ETH,该机构看空ETH 走势,对于 ETH 走势,的最大跌幅,截至发稿前

图片 14

据cryptonews消息,数字资产组合投资公司D2
Capital所做的研究显示,小规模ICO可能导致抛售ETH的风险。“

各大项目方的ETH持有量

根据Santiment数据交流平台的最新统计,目前,ICO各大项目方共持有约333.03万枚ETH。其中,上周售出1.64万枚ETH,价值约450万美元。

Digix项目方的ETH持有数量位居第二(约47万枚,价值1.3亿美元),仅次于以太坊基金会的ETH持有量(约66万枚)。

图片 1

Digix项目方发行的DGD代币总市值仅1.05亿美元,低于其持有的ETH价值(1.3亿美元)

在ICO项目方中,ETH持有量排第3的项目方是Golem(GNT),它拥有36.9万枚ETH,价值约1亿美元,略低于其发行的GNT代币总市值(1.4亿美元)。

排在第4位的项目方是Status(SNT),该项目方拥有约25.3万枚ETH,约合7000万美元。目前,SNT市值约为1.3亿美元。

排第5的Aragon(ANT)是一个可以运行去中心化组织的平台,该项目方的ANT代币市值为2800万美元,但其手中持有的ETH数量超过23.8万枚,约合6400万美元。

排第6的Singular
DTV(SNGLS)自有代币市值仅1300万美元,但该项目方持有的ETH数量达22.5万枚,约合6100万美元。

图片 2

持有最多ETH的1CO各大项目方

如上图所示,算上以太坊基金会持有的66万枚ETH,这些主要1CO项目方持有的ETH总量超过300万枚。

在调查中的650个ICO项目方中,有125个项目方仍持有ETH,该数据是通过跟踪这些项目方的账号地址而得出的。

绝大多数的项目方已经不再持有ETH,很可能已经将募集到的ETH全部出清。例如OmiseGo(OMG)去年筹集到的以太坊数量超过7.1万枚,现在持有的ETH数量为0,但其中一些数据可能不是很完整。

为了确认OmiseGo项目方是否已经售出全部ETH,Santiment对其发出通知,如有任何和实际情况不符合的信息,可提出修改意见,但暂未得到回应。

原标题:以太坊暴跌背后:V神公开解释原因,但ETH或难逃崩溃命运

以太坊代币 ETH 创下今年以来最低点。让我们重读纽约加密货币对冲基金
Tetras Capital 在上个月发出的研究报告。该机构看空ETH 走势,并提出做空 ETH 的五大理由。

图片 3

在今年的ICOs中,目前至少有150家公司的ETH资产不足300万美元,如果他们没有正确对冲,他们可能会成为抛售的好目标。目前,这些项目持有的总金额在1.5亿至2.5亿美元之间。”

过去一个月的抛售情况

据数据统计,过去7天中,约有1.65万枚ETH被各项目方售出。过去30天内,有13.6万枚ETH被售出,若以当前价格来计算,约合3700万美元(实际上价值更高,因为ETH现在贬值了)。

这是基于ICO项目方官方账户中的ETH流动而得出的统计。从理论上来说,项目方也可能出于其他原因将ETH从账户中转出,转出并不一定意味着被抛售。不过,据加密货币资金管理供应商D2
Capital估算,实际情况是,ICO项目方转出的ETH约有70%流入各大交易所。

图片 4

2018年8月份1CO项目方的ETH动向  注:红色代表交易所,绿色代表1CO项目方

其实,如果与今年早些时候EOS项目方持续抛售ETH的情况相比,当前这些ICO项目方通过交易所出售ETH的速度是有所放缓的。但ICO项目方将ETH兑现成法定货币的行为几乎一直在持续(尽管数额远低于5月份的峰值)。

图片 5

2018年1CO项目方出售ETH的情况 注:红色为出售数量,绿色为ETH价格

图片 6

当然,对于 ETH 走势,市场争议颇大。不少机构和投资者依然看好以太坊未来发展方向和投资前景。比如,
Visa 负责合作事务的加密货币信徒
Cuy Sheffield 提出:即便 ETH 缺乏「储存价值」的功能,但是如果从保护国家安全的角度,或许
ETH 的价值是被低估的。

行情显示, 8 月 14
日主流币种集体大幅下滑,ETH 在24
小时跌幅更是达到了 17.59%,这是今年 3 月份以来
ETH
的最大跌幅。截至发稿前,ETH 报价为
271.91 美元,这也是自去年 11 月以来,ETH 首次跌破 300 美元。

早期持有者的抛售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众筹时期地址(及ETH最早期的持有者)也在抛售ETH。如下图所示,虽然数量远低于2月份的峰值,甚至低于2017年上半年,但近期抛售数额也出现了显著的拉升。

图片 7

以太坊早期众筹地址的ETH出售情况
右边数值对应红色,代表这些地址售出的ETH总值

2016年初,当ETH价格在5美元左右时出现了许多大量的兑现情况。2017年,当ETH从20美元快速上涨到420美元的这段时间,以及今年年初(ETH处于价格巅峰期)的时候均出现了大量抛售。

早期投资者对以太坊的信仰似乎正在发生动摇:一位投资以太坊ICO并从创世区块获得超过31.4万枚ETH的匿名投资者,最近刚刚转出大量ETH,其中有2万枚ETH最终流入了Bitfinex交易所钱包地址(约合550万美元)。

加利福尼亚的律师ZoeDolan一直都在监控持有大量ETH的初始钱包地址,以观察这些早期持有者是否对以太坊失去了信心。据Dolan观察,十几天前,0x7D开头的初始钱包地址一次性转出了9.375万枚ETH。

图片 8

该初始钱包完整地址为:0x7D04d2EdC058a1afc761d9C99aE4fc5C85d4c8a6

图片 9

从“0x7D…”初始钱包地址转出ETH的流向

图片 10

2万枚ETH
从0x97开头的钱包地址转入0xB23开头的钱包地址,然后再转入Bitfinex钱包地址

从上面的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这并不是该初始钱包地址第一次转出大量ETH。今年5月份,该钱包地址曾转出超过11.6万枚ETH(约合6500万美元)——这些资产在随后的几个月时间被分批卖出。

而本周刚转入Bitfinex交易所的2万枚ETH(可能已售出)只是上面提到的9.375万枚ETH的其中一小部分,也就是说,0x0a开头的钱包地址中仍有价值约1800万美元的ETH资产。此外,0x7D开头的初始钱包地址还拥有超过10.4万枚ETH,价值约2800万美元。

从该钱包地址首次开始将ETH间接转到Bitfinex钱包地址(今年5月28日)至今,以太坊价格已经从573美元下跌到今天的275美元左右,跌幅超过50%。

这些数据均表明,除了项目方,早期的ETH持有大户的抛售行为也对以太坊价格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以太坊 ETH 价格从 480 美元到现在的不足 200
美元,只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在以太坊 ETH
价格的不断下降中,关于暴跌原因的讨论不绝于耳,有人在 TechCrunch
上发文表示是因为以太坊手续费过高,有人觉得是熊市大势所趋,也有人认为是
ICO 项目死亡导致的,也有人认为是项目方跑路导致的。

撰文:Tetras Capital

图片 11

矿工及其它问题

最后,谈到ETH的抛售情况,实际上还需要考虑矿工的情况。我们知道,ETH矿池往往会将挖出的ETH实时分配给矿工,而矿工们是如何处理这些ETH的?这方面的数据是难以追踪的,但是鉴于当前市场不景气,可以推测,有相当一部分矿工可能不得不售出ETH来维持收支的平衡。

在去年牛市的时候,以太坊出售量很高但价格却处于垂直上升状态,原因是对以太坊的需求呈爆炸式增长。而现在,在惨淡的市场氛围中,ICO项目难以为继,市场对ETH需求大大减少,因此ETH实际上仍面临着严峻的抛售压力。

关于第一条,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上周发布文章《大 V 做空「ETH 归零」,V
神用这种方式怼了回去》提到,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表示针对这篇文章提到的一些问题已经在解决,但是手续费并非导致以太坊 ETH
价格暴跌的原因。

编译:Perry Wang

▲ETH走势图,图片来源:coinmarketcap

在上周以太坊行业峰会上,Vitalik 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表示这次以太坊
ETH
暴跌与去年同期的下跌高度类似,并表示价格下跌是市场行为
:「总体来看这种价格起伏情况已经是第三次发生了。我认为人们不应该过于在意,因为说白了这些随机数字的变化只不过是一些亿万富豪之间赌博博弈的游戏罢了。」

过去一年,区块链基础架构附加价值理论推动加密货币市场狂野上涨。现在我们看到,几乎每个区块链项目都把自己定位为「某某产业的区块链基础设施」,这些区块链网络上几乎所有的原生代币价格都一飞冲天。

去年,ETH
价格一路飙升,项目借ETH发币成为了币价上涨的催化剂之一。今年2月,不少初创公司在以太坊上搭建项目并且发行
ICO,其想通过发行出售其数字代币来交换
ETH。购买 ETH 以参加项目 ICO
的投资者无形中推高了 ETH 的价格,ETH 在今年 2 月曾一度飙升至超过 1000
美元。

图片 12

创业家们争先恐后打造各种去中心化社区、区块链和代币,其实这些不仅不是必需品,在某些案例中,甚至对其支撑的产业体系还有害无益。监管尚不确定,此外加密货币资产捕获的价值比起传统私募投资要高出多个数量级,几乎到了荒谬的程度,加密货币资产的估值也螺旋攀升至更高。

但有观点认为,ETH 的暴跌与衰落仍旧与“借 ETH
发币”紧密相关。彭博社报道提到,以太坊向来是初创公司开发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最受欢迎的平台,有超过90%的项目都在使用该平台搭建自己的应用产品。

但这样的回答好像并没有解答为什么以太坊 ETH
价格一年前暴涨和一年后暴跌的原因。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0x17
在全世界的信息源进行调查搜索的时候,我们高度怀疑引发这次以太坊 ETH
价格大瀑布的原因主要与 ICO 融资有关

以太坊及其原生代币 Ether ETH,是这场狂欢中的主角。近期 ETH 价格大跌,这显示过去一年的投机行为将它抬到创纪录高点位置,但现在这种助推力已然枯竭。

加密货币定量对冲基金
BloomWater Capital 的经理 Biswa Das
在彭博社的采访中表示,由于担心受到加密货币熊市延长的影响,目前部分基于以太坊的项目正在套现,以弥补支出。Biswa
Das 此前曾帮助初创企业在多个交易所销售ETH,以尽量减少市场影响。

ETH 暴跌,众人恐慌

ETH 享受到非理性牛市的福利爬得越高,不可避免就会跌得越深。

Biswa Das
认为:这些初创公司筹集了大量资金,但没有财务管理经验,也没有足够的现金管理经验,所以他们选择过早抛售,这给市场造成了很大压力,但现在的市场环境非常脆弱。

一直以来,ETH
就是不少项目方融资的主要数字加密货币之一,除了其金融货币属性之外,以太坊区块链网络的完整生态也让创业项目可以更快速地开发自己的产品并上线测试。在不少人眼中,ETH
将会持续增值,并预期未来以太坊网络会更加繁荣,ETH 价格一度达到了 1
万人民币的高价。

我们认为 ETH 当前价格依然估值过高,依然与以太坊当前及不远将来的技术状态严重脱钩。我们的研究得出如下结论:以太坊的市场和技术远未成熟到能支撑起
ETH 目前估值的状态。

熊市和负面情绪的双向作用

但是在今年年初的那一轮市场调整之后,以太坊价格就开始了持续地下滑,截至发稿,ETH
目前的价格只有最高价时的 13.2%。而且就目前来看 ETH
的下行压力仍然巨大,市场上恐慌情绪不断蔓延。

ETH 币价的大涨都是源于投机炒币,我们认为目前市场不够完善,不足以正确评估风险或一般经济问题。

去年,在 ETH 从 10
美元以下飙升逾100倍的高点时,ETH迅速增长,占加密货币市场的32%,而当时比特币所占比例为39%。彭博社报道中提到,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从1月份的逾
8000 亿美元高点降至 2000 亿美元左右。

数据平台MytokenApp 从上周开始加入了 ETH
大额资金流入流出以及价格大幅度涨跌的预警通知
,光在 9 月 9
日周日一天就发布了 9 条 ETH 资金流入流出通知,实属罕见。

表面看,以太坊生态的部分关键指标 KPI
表现强劲。截止2018 年 7月,ETH 市值约为 450 亿美元。以太坊目前支持数以千种 ERC20 代币,其中 35 种代币市值超过 1 亿美元,同时支持超过 1,500 个去中心化 DApp 项目。以太坊区块链目前每日交易数据量约为
750,000 笔。

这背后,是ICO套现带来的压力与加密货币市场普遍的看跌情绪起了化合作用。同时,市场监管收紧和大众对数字货币的接受度持续低迷也在持续施压,当前,融了大量
ETH 的项目或许正是最迫切想要抛售 ETH 的项目。

图片 13

以太坊确实有一些真正的需求,但我们认为这种需求远远不足以支持
ETH 的高价格。当外界期待加密货币总值能达到或超过1 万亿美元时,加密资产必须变成某种价值存储工具。我们认为
ETH 缺乏主导性价值存储工具所必需的特征,我们同时认为,ETH 取代比特币
BTC 成为加密货币之王的可能性也极低,更不要提成为美元和黄金那种全球性主导资产的可能。

当然,以太坊公链也面临着其他公链的挑战,以太猫等以太坊网络拥堵事件使得以太坊平台的性能遭受质疑,难以支持面向大众市场的应用程序,这也给
ETH 带来了压力。

行业里普遍认为,ETH 大笔交易进入交易所是项目团队正在抛售手中的 ETH
换取资金
。近日,ETH
大额资金流动确实频繁,不禁让人开始思考是否有项目方团队因为融资款随 ETH
价格下降而折损,为了团队的正常运行迫不得已需要换成现金来避险,保持团队的正常运行。

无论可能性是多少,ETH 未来成为价值存储工具的机会将严重依赖于它在以下方面中的一个取得成功:

Blockchain Capital LLC的 Spencer Bogart 认为,投资者对代币和 ICO
的幻想正在不断破灭,以太坊在市场上的表现也持续下行。

除了引发区块链项目团队的资金流出之外,矿机团队也开始紧张了。著名的
f2pool 矿池老板神鱼最近多次发布矿机关机价格,其中可以看到 ETH
矿机的关机币价在 800 元左右。一个
ETH价格从三四千到一千出头,矿工的利润正在不断被压缩。

  • 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 资本募集平台

巧的是,8 月 13
日在某项目的发布会中,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在与币圈媒体记者的讨论中获悉,目前不少区块链项目在基石轮、私募阶段都不乐意接受
ETH ,持有 ETH 的人投不出去,也只能选择抛售手中的 ETH。这似乎反映出,ETH
正在面临着“资方不疼,项目方不爱”的窘境。

图片 14

进一步挖掘,我们目前认为以太坊在这两个方面表现都很疲软:

暴跌元凶竟是 ICO 项目套现?

  • 以太坊平台在技术和去中心化问题上都存在严重问题,无论是结构上和政治上都是,而这些问题在短期乃至长期都会一直存在。这些问题让所谓以太坊比起那些成本更低的、效率更高的、风险性更低的应用平台更有价值的说法站不住脚。

  • 资本募集的同质化已经吞噬了 ETH 的真正需求渠道。另外,围绕 ICO 未来可能到来的监管将严重阻碍这一需求的增长。

  • 以太坊目前的「品牌知名度」优势还能保持一段时间,但实质性的功能竞争优势还需要切实巩固。

正如上面提到的原因之一,不少项目方开始出手融资获得的 ETH
来换取现金,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行或者套现离场。这种情况在市场下行的情况下越发严重。

清楚了解到这种蜕变已是箭在弦上, 我们在 2018 年 5
月开始囤积 ETH 做空仓位。尽管我们切实相信单纯做空 ETH 是合理的投资,不过我们做空 ETH 的主要动机还是对冲比特币
BTC 的做多仓位。正像我们自年初以来对客户的信息提示中一直说的那样,我们认为加密货币市场的下一波牛市将会由
拉动。

近日,分析师 Vijay Boyapati 在 Twitter 发布的 12
条推特,提出了目前以太坊 ETH 价格崩溃与 ICO 项目方抛售 ETH
换取现金有直接关系,并表示 ICO 项目正在不断死亡,诈骗 ICO
项目套现后导致 ETH 价格暴跌。

做空 ETH 是对冲加密货币市场整体风险的完美策略,因为

1/ #Ethereum is crashing (not just in USD terms but in BTC terms); has
the demand for a decentralized world computer disappeared, or is
something else at play? Let’s consider the fundamentals from an economic
point of view.

  • 能让价格突然异动的「突发新闻风险」,ETH
    最低;

  • ETH 是资产,以太坊是我们认为的仅次于比特币的区块链排名第二的生态;

  • ETH 有成熟的市场
    ,能达成合理的借贷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