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是国外报告中提到的内容

border-box,为什么越是无知的人越自信,这不只是在说无知的人,是国外报告中提到的内容,也看不见他人的能力,以圆的面积表示一个人知道的知识,我发现芝诺提出的知识悖论和政治课上的解释有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一个心理学现象:“达克效应”随着阅历的增长,我们越懂得这样一个道理——不要和脑残争论。因为,有科学研究证明,脑残是真的意识不到自己是脑残。1995年的一天,一个名叫McArthur
Wheeler的青年大摇大摆地抢劫了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的一家银行。当他被捕后,看着监控录像突然难以置信地说:“可我脸上是抹了柠檬汁的啊!”原来,有人曾告诉他,只要把柠檬汁涂在脸上,就能隐身。对此,他深信不疑。这种脑子对我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但请别骂他“傻叉”,他可能会觉得很委屈,或者还会理直气壮地反驳你。这并不是个笑话,而是个真实存在的心理现象。也并非极端少数,反而无处不在。1999年,两位心理学家Dunning和Kruger对此现象进行了研究。他们做过四个实验,结果震惊地发现:在幽默感、文字能力和逻辑能力上最欠缺的那部分人总是高估自己:当他们实际得分只有12%时,却认为自己的得分在60%以上!他们把这个现象称之为“达克效应”(也叫邓宁-克鲁格效应)——
这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非理性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的结论,但是无法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无法辨别错误行为。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又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简言之,越是愚蠢的人,越自以为聪明——不是在撒谎或逞强,是真的打心底里这么觉得!这一研究结果还获得了当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别误会,这个奖是很正经的!评委中有些还是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其目的是选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研究。这一现象其实细思极恐,因为我们也许都在高估自己还不自知。
这不只是在说无知的人,能力中等的人往往更容易产生强烈的高估,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存在一两个维度的优势,便更容易“得寸进尺”。
冒充者症候群“吉米鸡毛秀”曾经在德州一个音乐节现场做过一个恶作剧。记者随机采访了两个女孩,问:“你们觉得Doctor
Shlomo乐队怎么样?”“是我最喜欢的乐队!”“没错,今年特别燥!”但是,这个乐队名是记者编出来的,取名自一部百老汇歌剧———其实这个乐队根本不存在。“去参加音乐节的人都以知道下一步的安排而骄傲,即使他们其实并不真正了解新的内容是什么。”
这就是典型的“达克效应”,生活中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比如有的人对任何话题都能侃侃而谈,仿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作为听者的我们,有些领域确实所知不多,都判断不了他说的有几分真假。要么一脸懵地崇拜,要么鄙视他装。但换个角度想,他大概率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嘴炮。可能了解过一两个词,就能自己夸口出一门学问。这种人,在知识洪流的“尾气”里中毒太深,出现幻觉了。宋朝有一个叫钟弱翁的县令写得一手烂书法,却自认为很好。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要对一些名牌匾额上的题字进行肆意批评,并想方设法让自己重写。一天,他看到一个寺庙阁楼的题匾上有“定惠之阁”四个大字,但是落款处的人名被灰尘掩盖,看不太清。他又是一顿批驳,叫人把匾额摘下来,让自己重新赐字。碍于他县令的身份,即使僚属和僧侣们都觉得那题字写得很好也不敢违抗。然而,擦去灰尘后发现,落款赫然写着一代书法大家颜真卿的名字。钟弱翁尴尬了一会儿,又对僚属们说:“这么好的一副字,不刻成碑文多可惜啊。”所以有时候,对于一些自信十足的脑残,又无从指责时,静静看着就好——他早晚会被狠狠打脸的。
知道的越多,越能发现自己的无知古希腊哲学家芝诺(Zeno of
Elea)的学生有一次请教说:“老师,您的知识比我的知识多许多倍,您对问题的回答又十分正确,可是您为什么总是对自己的解答有疑问呢?”芝诺顺手在桌上画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圈,并指着这两个圆圈说:“大圆圈的面积是我的知识,小圆圈的面积是你们的知识,我的知识比你们多。这两个圆圈的外面就是你们和我无知的部分。大圆圈的周长比小圆圈长,因此,我接触的无知的范围也比你们多。这就是我为什么常常怀疑自己的原因。”芝诺的观点,此后被总结为一句名言:知道的越多,越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想想自己刚了解某一事物的时候,总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比如刚学会吹响笛子,就激动地觉得自己是个乐器天才。但你若去问那些学了许多年乐器的人,他们往往会说,自己不擅长乐器。这并不是谦虚,而是因为当他们深钻许多后,真的认识到了其广博以及自己的许多欠缺。所谓初学三年天下无敌,再学三年怀疑人生。随着学习的继续深入,大多数人会逐渐发现自己的不足。这其实是才是一个很合理的过程——在经历消沉和重新定位之后,才终于对自己的能力有较为准确的认识。
“无知五分之一法则”美国的《赫芬顿》邮报曾做过一项民意调查,向公众提出一些非常离谱的观念,比如太阳围绕地球转,彩票是非常好的投资方式,个子高的人跑步越容易缺氧等等,让他们做判断。但是结果却表明,每一条离谱的观念,都有20%左右的人会盲目相信。这就是著名的“无知五分之一法则”,也就是说无论一个观念多么的离谱可笑,在全世界总会有20%的人盲目的相信它,有些人知识的匮乏、或者说认知的障碍,看起来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不要与思维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争辩,那只能是鸡同鸭讲。当年,孔子忍着恶心奉承两个毫无学识的老头,就是深知这点,“遇到这样的人,赶紧哄骗他们早早滚蛋就是了。还招惹他们干什么?”所以人们常说,对付SB的最好办法,就是鼓励并把他培养成一个大SB。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因为你纠正TA的结果可能就是得罪TA。

原标题:为什么越是无知的人越自信?编者按:本文来源一间小筑(ID:gh_93f641346f92),作者小筑,创业邦授权转载。1、一个心理学现象:达克效应随着阅历的增长,我们越懂得这样一个道理——不要和脑残争论。因为,有科学研究证明,脑残是真的意识不到自己是脑残。1995年的一天,一个名叫McArthur
Wheeler的青年大摇大摆地抢劫了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的一家银行。当他被捕后,看着监控录像突然难以置信地说:“可我脸上是抹了柠檬汁的啊!”原来,有人曾告诉他,只要把柠檬汁涂在脸上,就能隐身。对此,他深信不疑。这种脑子我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但请别骂他“傻叉”,他可能会觉得很委屈,或者还会理直气壮地反驳你。这并不是个笑话,而是个真实存在的心理现象。也并非极端少数,反而无处不在。1999年,两位心理学家Dunning和Kruger对此现象进行了研究。他们做过四个实验,震惊地发现,在幽默感、文字能力和逻辑能力上最欠缺的那部分人总是高估自己:当他们实际得分只有12%时,却认为自己的得分在60%以上!他们把它称之为“达克效应”,也叫邓宁—克鲁格效应。这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非理性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的结论,但是无法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又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简言之,越是愚蠢的人,越自以为聪明——不是在撒谎或逞强,是真的打心底里这么觉得!这一研究结果还获得了当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别误会,这个奖是很正经的!评委中有些还是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其目的是选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研究。这一现象其实细思极恐,因为我们也许都在高估自己还不自知。这不只是在说无知的人,能力中等的人往往更容易产生强烈的高估,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存在一两个维度的优势,便更容易“得寸进尺”。2、冒充者症候群“吉米鸡毛秀”曾经在德州一个音乐节现场做过一个恶作剧。记者随机采访了两个女孩,问:“你们觉得Doctor
Shlomo乐队怎么样?”“是我最喜欢的乐队!”“没错,今年特别燥!”但是,这个乐队名是记者编出来的,取名自一部百老汇歌剧———其实这个乐队根本不存在。“去参加音乐节的人都以知道下一步的安排而骄傲,即使他们其实并不真正了解新的内容是什么。”这就是典型的“达克效应”,生活中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比如有的人对任何话题都能侃侃而谈,仿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作为听者的我们,有些领域确实所知不多,都判断不了他说的有几分真假。要么,一脸懵逼地崇拜,要么,鄙视他装。但换个角度想,他大概率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嘴炮。可能了解过一两个词,就能自己夸口出一门学问。这种人,在知识洪流的“尾气”里中毒太深,出现幻觉了。3、知道的越多,越感觉到无知宋朝有一个叫钟弱翁的县令,写的一手烂字,却自认为很好。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要对一些名牌匾额上的题字进行肆意批评,并想方设法让自己重写。一天,他看到一个寺庙阁楼的题匾上有“定惠之阁”四个大字,但是落款处的人名被灰尘掩盖,看不太清。他又是一顿批驳,叫人把匾额摘下来,让自己重新赐字。碍于他县令的身份,即使僚属和僧侣们都觉得那题字写得很好,也不敢违抗。然而,擦去灰尘后发现,落款赫然写着一代书法大家颜真卿的名字。钟弱翁尴尬了一会儿,又对僚属们说:“这么好的一副字,不刻成碑文多可惜啊。”所以有时候,对于一些自信十足的傻叉,又无从指责时,静静看着就好——他早晚会被狠狠打脸的。大部分人都会有自知之明,但也难免落入自我高估的陷阱。韩寒在2018年写过一篇文章《我也曾对这种力量一无所知》:他自认为台球技术了得,被称为“赛车场丁俊晖”和“松江新城区奥沙利文”,打遍作家圈无敌手。有一次和九球世界冠军潘晓婷打球,韩寒认为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毕竟也是有一定的水平和经验,也许能抓住对手的小失误,小胜两把。另外,为照顾韩寒这个新手,还约定由输家开球。他信心十足,结果那天晚上,他基本上只干了一件事情——开球。想来,裁判早就心里有数,如果按照传统规定由赢家开球,那韩寒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越是菜鸟,越是有迷之自信。有时连有一定声誉的人也不能幸免。当一个人从零起步,刚刚踏入某领域时,经常会进步神速。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但要知道,没有人是垃圾,别人终其一生专精的领域,自有绝对的过人之处。这也是民间高手和职业选手的区别,大部分上不了正席的,别用“淡泊名利”之类的假象来自欺欺人。古希腊哲学家芝诺(Zeno
of
Elea)的学生有一次请教说:“老师,您的知识比我的知识多许多倍,您对问题的回答又十分正确,可是您为什么总是对自己的解答有疑问呢?”芝诺顺手在桌上画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圈,并指着这两个圆圈说:“大圆圈的面积是我的知识,小圆圈的面积是你们的知识,我的知识比你们多。这两个圆圈的外面就是你们和我无知的部分。大圆圈的周长比小圆圈长,因此,我接触的无知的范围也比你们多。这就是我为什么常常怀疑自己的原因。”芝诺的观点,此后被总结为一句名言:知道的越多,越能发现自己的无知。想想自己刚了解某一事物的时候,总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比如刚学会吹响笛子,就激动地觉得自己是个乐器天才。但你若去问那些学了许多年乐器的人,他们往往会说,自己不擅长乐器。这并不是谦虚,而是因为当他们深钻许多后,真的认识到了其广博以及自己的许多欠缺。所谓初学三年天下无敌,再学三年怀疑人生。随着学习的继续深入,大多数人会逐渐发现自己的不足。这其实是才是一个很合理的过程——在经历消沉和重新定位之后,才终于对自己的能力有较为准确的认识。4、无知五分之一法则美国的《赫芬顿》邮报曾做过一项民意调查,向公众提出一些非常离谱的观念,比如太阳围绕地球转,彩票是非常好的投资方式,个子高的人跑步越容易缺氧等等,让他们做判断。但是结果却表明,每一条离谱的观念,都有20%左右的人会盲目相信。这就是著名的“无知五分之一法则”,也就是说无论一个观念多么的离谱可笑,在全世界总会有20%的人盲目的相信它,有些人知识的匮乏、或者说认知的障碍,看起来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所以,不要与思维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争辩,那只能是鸡同鸭讲。当年,孔子忍着恶心奉承两个毫无学识的老头,就是深知这点,“遇到这样的人,赶紧哄骗他们早早滚蛋就是了。还招惹他们干什么?”所以人们常说,对付一个SB最好的办法,就是恭维并把他们培养成一个大SB,然后……美国网站Bloomberg
View就用达克效应给他们的总统定性,说他“有严重的残疾:他不仅无知,对他的无知一无所知,而且不明白到底什么才叫做知道。”所以,当你觉得自己很博学时……快去读点书吧。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看不见自己的无能,也看不见他人的能力,以至于拥有了超人般的自信。这种虚无优越感不同程度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

其次,知道自己不知道的越多就表示越无知吗?知道未知的越多,那就代表未知的越多吗?这里有个明显的逻辑错误,就是将知道未知等同于未知。回到圆上,圆外的空白部分是未知部分,圆与空白接触的边界,圆的周长是知道的未知部分。随着圆的不断扩大,圆的周长越大,但圆外的空白部分越小,所以正确的推论应该是:知道的知识越多,知道自己未知的也越多,但未知的越少。这个结论中,知道自己未知也包含在知道的知识中。

换言之: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方得元认知。
一般来说,我们获取的知识多寡,和我们获取知识的技能深浅,是成正比的。然而,后者的习得很不容易。
元认知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我们对自身和他人水平高低的评判能力。

这句话是由古希腊著名哲学家芝诺提出的知识悖论,你知道的越多,你越无知。

虽然他这种极品世间少有,但虚无优越感不同程度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

你知道的越多,你会发现你不知道的也就越多。

一个偷盗者往自己脸上抹了“隐形水”,(柠檬水)以为这样警察就看不到了,结果不到一小时就被抓了。

当我得出
“知道的知识越多,知道自己未知的也越多,但未知的越少”这个结论后,我又发现这个结论又有个问题。假设人类的所有知识可用一个大圆A表示,芝诺知道的是圆B,当圆B和圆A重合后,未知为0,那知道的未知是0还是圆A的周长呢?这貌似是可知与不可知的问题了。要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不那么容易。庄子认为是知识是无限的,他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人生是有限的,但知识是无限的(没有边界的),用有限的人生追求无限的知识,是办不到的的。我的水平有限,不讨论这个问题,但我能想清楚这个问题,我觉得我变得更有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