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广东的厂家提机器换人肯定会被赶出来,后期每年以30%左右的增幅投入机器人

对包括美的在内的珠三角制造企业来说,后期每年以30%左右的增幅投入机器人,向广东的厂家提机器换人肯定会被赶出来,机器换人不仅成了珠三角解决招工难的新常态,佛山发展机器人产业有着先天的优势,佛山大概需要两万多台套机器人,佛山本地传统制造企业凡是采购使用本地工业机器人产品的,无论是对工业机器人企业

【中国经营网注】东莞市市长袁宝成表示,“我们机器换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希望东莞机器换人在解决劳动力短缺的时候、结构性收入的同时,培养出一个机器人产业。”袁宝成说,到目前为止,机器人的核心技术全部在国外,但中国有做进口替代的习惯,先买外国的,我们来模仿制造、消化吸收再创新。在东莞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已经聚集起了200多个机器人企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你们宿舍有没有WIFI,有没有电脑?”7月21日,美的公司在佛山的中央空调车间里,其车间主任陈贤勇说,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现在招工遇上90后,特别难。  佛山市市长鲁毅曾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服务过多年。他在接受“粤创粤新”媒体采访团采访时透露,根据佛山社保局调研的数据,佛山春节后的返工率仅为87%。这意味着,年前100个工人上班,年后只有87个工人上班,缺13个工人。鲁毅认为,中国人口红利的拐点已然到来。  从这一点出发,包括佛山在内的“世界工厂”珠三角,正经历大规模的智能制造升级,让机器人更多地承担流水线上繁重、枯燥的劳动。  表象上看,这是一股“机器换人”浪潮,但深入其中也不难发现,这实际上是中国从要素驱动发展向创新驱动转变的典型样本。  我们观察到,“机器换人”或许是不得已的选择,对珠三角而言言,既蕴含着机会,也预示着挑战,转型成功将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东莞、佛山不仅有玩具和陶瓷称雄世界,还有庞大的机器人上下游产业为中国和世界提供智能制造工具,但它的前提条件是,珠三角要及时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重新匹配资源,让科研接近市场,真正实现“创新驱动”。  机器换人成本账  为适应新一代劳务工的要求,美的公司在车间装了WIFI,在宿舍还装了空调、电脑,甚至配了健身房。  即便是这样,对包括美的在内的珠三角制造企业来说,招工还是一年比一年难。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农民工增长率已经降到了0.1%。而在2010年,这一数字是6%。不出意料,今年下半年或是明年,我国农民工将出现负增长。  用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人社部副部长杨志明的话说,中国的农民工正在从无限供给向有限供给转变,可以说不再是取之不尽的蓄水池。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过去30年,靠廉价劳动力大力发展制造业的发展模式已尽。  用机器代替人工,成为珠三角制造业的现实选择。  在美的的中央空调车间,一台约三米高的码垛机器人正在按程序把成品从生产线上取下并整齐地堆放在一旁,而堆到一定程度就有小型运输机器人过来把货物运走。  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该车间一共有25台这样的小型运输机器人,每台至少可以替代一个工人,另外,还有8台机器手。为此,车间一共投入了1700多万。  而整个美的集团已经累计使用800台的机器人,截至2014年美的集团自动化投资累计投入20多亿元,效率提升15%以上。该公司计划2015-2017年新增机器人1700台,后期每年以30%左右的增幅投入机器人。  用机器换人划算吗?  在佛山市南海区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佛山某陶瓷企业在喷釉工序上,原来需要10个喷釉工人,每人月工资6000-7000元,一年工厂要支付77万元;而用机器人之后,只需要两个工人,人工费用每年可节省60余万元。  更重要的是,用了机器人之后,由于精度大大提高,工厂的釉料损失每年可以节省约50万,废品率由原来的5%左右降低到1%,单这一项,每年就可以节省近600万。  佛山市南海区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计算,在这一项目上,机器人自动化生产和人工生产对比,每年节省综合成本689.6万元。按照机器人设备的产能估算,两套设备可轻松完成年产45万件的喷釉任务,因此设备的投入在1-2年内可收回成本。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正是企业可以接受的回收年限。  但对机器换人而言,除了解决经济性,还有个难点是工厂自身的技术研发和应用能力。东莞市松山湖高新区管委会科教局局长邓国军说,全流程自动化改造不是简单地从国外买回几台机器人就可以实现的,还要求企业有应用研发的人才和能力。  采访中,美的公司是其中做得较好的。前文中提到的码垛机器人就经过了车间技术人员的改造。该公司的王伟津和左新苗发现进口回来的这台机器人在工作中会出现吸盘脱落或者因吸盘吸力不足导致物品摔落,便通过加长机器人爪子长度等措施,大大改善了这种情况。

广工大研究院院长杨海东也对记者表示,国内机器人生产的技术其实都没有问题,产品都能做得出来,就是稳定性和精确性有差距。

相比瑞士ABB、德国库卡等国际知名机器人企业,国产机器人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中国经营网注】目前,瑞士ABB、日本发那科公司、日本安川电机、德国库卡机器人并称为机器人领域的“四大家族”。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数据显示,这些巨头占据中国机器人产业70%以上的市场份额,几乎垄断机器人制造、焊接等高端领域。  国内的机器人企业所拥有的核心技术并不多,大多引进国外先进零件后重新系统集成。比如佛山利迅达机器人系统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该公司核心产品中有三成费用支出花费在进口力臂上。  许多业内专家都认为,逐步培育核心技术是国内机器人产业崛起的必经阶段。东莞市机器人技术协会副会长罗百辉认为,我国工业机器人产业比国外晚了二三十年,要在短时间内超越甚至完全替代国外品牌的产品优势不大可能。因此,包括东莞在内的珠三角要完善机器人产业链条上下游,还需要拿出更多的耐心。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生产线上,几名工人在做最后的包装,他们打包好的产品,由一只约3米高的机器手臂稳稳抓取并整齐地放置好。车间的通道上,放着音乐的AGV小车(自动导引运输车)上驮着产品有序地行驶着,如果有人挡住前路,小车会自动停下并发出警报。  这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广东佛山顺德美的工厂看到的景象。人与机器各司其职,场面有序和谐。这种景象,近年来在珠三角的工厂中愈加常见,一台机器人的工作效率往往是工人的数倍。  随着人口红利拐点渐显,“机器换人”不仅成了珠三角解决招工难的“新常态”,更意味着一个充满前景的新产业正逐渐兴起。  真金白银扶持“机器换人”  “几年前,向广东的厂家提‘机器换人’肯定会被赶出来,现在,任何一个关于机器人的话题都会吸引很多企业参与,机器人产业的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是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的发起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的原话。  放眼全球,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为标志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孕育兴起,美国、德国等工业强国纷纷提出“再工业化”、“工业4.0”等战略,核心就是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制造业生产新模式。  今年5月,业界翘首以待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正式发布,这一纲领性文件主动适应制造业发展潮流,推动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其核心就是“智造”。  广东省近日发布了《广东省智能制造发展规划(2015~2025)》(下称《规划》),提出要全面提升智能制造创新能力,推进制造过程智能化升级改造。《规划》中明确将大力发展机器人产业,并实施“机器人应用”计划。  东莞作为中国制造的典型城市,每年的市政府一号文件总是备受瞩目,而“机器人”已经连续两年出现在了文件的显要位置,这显然释放出了某些重要信号。  除了导向性的政策,还有真金白银的扶持。2013年起,东莞市政府决定每年拿出2亿元鼓励企业“机器换人”。  李泽湘发起的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去年11月正式揭牌,总投资约27亿元,目前已经引进和培育了50多家机器人企业,初步形成了以机器人系统集成商、核心零部件企业和智能装备企业为主的机器人产业集群。  东莞市政府官网的资料显示,为招揽人才,该基地今年将赴瑞士、美国、加拿大等国高校进行巡回演讲推介,鼓励和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到松山湖创新创业。  作为珠三角的另一个制造业大市,佛山的家电、陶瓷、五金、模具等产业均在中国制造中占有重要分量。“机器人的生产和应用对佛山来讲意义重大。”上月底,在由广东省委宣传部、科技厅和网信办联合主办的“粤创粤新”广东创新驱动发展主题大型网络采风活动现场,佛山市市长鲁毅说,佛山大概需要两万台(套)机器人,目前仅有3000套,这意味着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传统产业对智能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截至2014年,家电业龙头之一、总部位于佛山顺德的美的集团就已在自动化方面累计投资了20亿元,并且今后还将陆续加大投入。  顺德区区长黄喜忠说,在顺德,不仅大企业在智能化制造方面投入资金,许多中小企业也购置了较便宜的机器人用于生产。  为支持本地工业机器人的推广和应用,无论是对工业机器人企业,还是对采购使用本地工业机器人产品的传统制造业,佛山都给予真金白银的奖励。比如,在佛山本地注册的机器人企业达到规定要求的,将一次性获得500万元的奖励;佛山本地传统制造企业凡是采购使用本地工业机器人产品的,也将获得每台1万元、总额最高不超过20万元的奖励。  60台机器手干了650个人的活  春节之后,鲁毅曾专门到佛山市人力资源局调研返工率,仅为87%的返工率让他感受到了人口红利拐点的来临。  “这些年招工越来越难。”美的集团某空调生产车间主任告诉本报记者,为吸引工人,美的在车间里配备了WiFi,每个宿舍都装上空调,还设置了健身房,但还是很难招到人。  “在这种情况下,机器人的应用就摆上了更加重要的议事日程。”鲁毅说。  “机器换人”不仅是招工难的“良药”,还解决了生产效率的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看到了这样一幕:在“师傅”工人操作一遍后,“徒弟”摇臂型机器人记住了整个操作流程,开始丝毫不差地模仿“师傅”的动作,给面前的马桶喷釉。  这款有记忆能力的喷釉机器人由佛山新鹏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目前,箭牌卫浴、东鹏卫浴、新明珠卫浴等卫浴龙头企业都引进了这款机器人。  据新鹏机器人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介绍,一台喷釉机器人的工作量抵得上8名工人,且釉料的浪费量和出现废品的概率均远远低于人工喷釉。  美的集团向本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美的集团已经累计使用800台机器人,效率提升15%以上。美的还计划到2017年年底前,新增机器人1700台,后期每年以30%左右的增幅投入机器人。

春节之后,鲁毅曾专门到佛山市人力资源局调研返工率,仅为87%的返工率让他感受到了人口红利拐点的来临。

这意味着光佛山一个城市,机器人市场就存在巨大空间,更不用提整个华南甚至全国市场。目前佛山市从事机器人生产、应用、服务的企业大概为100家企业。佛山也在大力支持和鼓励这一产业的发展,并为此推出了包括金融、人才和财政等一系列扶持政策。

随着人口红利拐点渐显,机器换人不仅成了珠三角解决招工难的新常态,更意味着一个充满前景的新产业正逐渐兴起。

根据他们的计划,今明年美的集团将实现2~3条全自动生产线,至2017年,将初步实现无人工厂。

尽管看上去机器人产业已经一派繁荣,实则存在不少问题,最本质的是国内机器人缺乏核心技术。

杨海东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国内机器人生产的技术其实都没有问题,“产品都能做得出来,就是稳定性和精确性有差距。”

几年前,向广东的厂家提机器换人肯定会被赶出来,现在,任何一个关于机器人的话题都会吸引很多企业参与,机器人产业的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是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的发起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的原话。

使用机器人也替企业节省了成本。广工大研究院提供的材料显示,因为省了大量的人工费用和废品费用,使用机器人可以每年节省成本780万元,按照机器人设备的产生产能估算,两套设备可轻松完成年产30万件的焊接任务,因此设备的投入在1~2年内可收回成本。

长盈精密技术有限公司开办了东莞首家无人工厂,打磨车间里,60台机器手正日夜无休地打磨一个个手机中框结构件。它们被分成10条生产线,每条线只有3名工人负责看线和检查。就在几个月前,完成这些工序还需要650名工人。

走进位于佛山顺德美的工厂,《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一大感受是人机和谐。生产线上,几名工人在做最后的包装工作,而他们打包好的产品,由一只3米左右高的机器手臂稳稳抓取并整齐放置好。在车间的通道上,放着音乐的AGV小车上驮着产品有序地行驶着,如果有人挡住前路,小车会自动停下并发出警报。

真金白银扶持机器换人

价格优势帮助国产机器人拓展了市场。前述美的车间中自动行驶的AGV小车,就全是由佛山本地企业生产。

以上述美的车间中搬运产品的六轴机械手为例,通过对进口货和国产货进行比较,美的发现两者在稳定性和精确性上存在差距。因此尽管这款国产机器人的价格比进口机器人便宜几万元,他们还是选择了进口货。

在“师傅”工人操作了一遍之后,“徒弟”摇臂型机器人记住了整个操作流程,开始丝毫不差地模仿“师傅”的动作,给面前的马桶喷釉。

机器换人不仅是招工难的良药,还解决了生产效率的问题。

国产机器人价格优势明显

8月4日,美的宣布与日本安川电机合作成立两家机器人合资公司,生产服务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

泰格威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焊接机器人上的一个配件,进口产品售价6000元,而该公司生产的同款产品仅需要300元。该公司的产品主要应用于焊接,美的厨具、中山华帝等都是该公司的客户。

关键词:机器换人

佛山市长鲁毅表示,机器人的生产和应用对佛山来讲意义重大。佛山大概需要两万多台套机器人,而目前仅有3000套,这意味着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这款有记忆能力的喷釉机器人由佛山新鹏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目前,箭牌卫浴、东鹏卫浴、新明珠卫浴等卫浴龙头企业都引进了这款机器人。

广工大研究院院长杨海东告诉本报记者,估计明后年是机器人应用的高峰期。

东莞市市长袁宝成在上述粤创粤新大型网络采风活动中表示,除了机器换人可以解决劳动力成本提高和东莞目前面临的结构性缺工问题,东莞还希望能借此培育出一个机器人产业。

他表示,未来三年佛山机器人应用需求为2~3万台,而截至6月底,佛山的工厂车间里仅有3000台套机器人在工作。

美的集团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美的集团已经累计使用800台机器人,效率提升15%以上。美的还计划到2017年年底前,新增机器人1700台,后期每年以30%左右的增幅投入机器人。

鲁毅透露,佛山努力将华南机器人研究院的建设项目争取了过来,该研究院将设在美的中央研究院。未来5年,美的集团将投入20亿到30亿研究生产家电方面的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