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目前参与购买‘黑稀土8455com’的稀土企业数量,全国纳入税务系统稀土企业有1600多户

后3家企业在收购了违规企业的产品(稀土)后,这些被‘洗白’的稀土产品再通过正规渠道,这些非法矿产品正是通过贸易企业用开具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进行,实际上目前参与购买‘黑稀土’的稀土企业数量,其中稀土冶炼分离企业400多户、商贸流通企业1100多户,全国纳入税务系统稀土企业有1600多户,中国稀土协会副秘书长王晓铁介绍,检查组组长施耀强介绍,检查组抽查了11家稀土贸易企业,梅州市平远县的4家贸易企业声称与平远华企稀土有限公司签订了承包开采协议

湖南省经信委向法治周末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湖南多家贸易企业收售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充当“黑稀土”“逍遥”市场的“洗白”工具  这些“洗白”后的“黑稀土”之所以能大量充斥市场,且屡禁不止,很大的原因在于其价格比正规渠道的稀土价格低很多  “目前我国稀土市场中‘黑稀土’究竟占比多少,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有人说大于30%,也有资料说占一半以上。”稀土永磁产业在线材料部负责人吴辰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买卖‘黑稀土’一直是稀土市场一个心照不宣的存在。”  日前,这湖看似平静的深潭被一枚石子打破。  2014年4月以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湖南省经济和信息委员会(以下简称“湖南经信委”)会同湖南省公安厅、有色金属管理局等多部门组成专项调查组,对湖南省稀土市场进行了专项检查。  经过数月排查,调查结果出炉。  在湖南经信委工作人员提供的《湖南省严厉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信息专报(以下简称“专报”)中,法治周末记者看到,此次专项行动共查处包括长沙、永州、湘西自治州在内的7家涉及稀土违法违规的企业,查处涉嫌违规稀土4400余吨,涉案金额高达7.3亿元。  同时,有媒体报道,上述7家企业收售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充当了“黑稀土”“逍遥”市场的“洗白”工具。  有媒体称,这些“洗白”后的“黑稀土”大量充斥市场,甚至流进两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大型央企。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湖南省经信委工作人员的证实。  “监管机构定义的‘黑稀土’,包括私挖乱采的稀土和没有按照国家指令性计划生产的稀土两种。如果中国稀土企业完全按照国家指令性计划进行生产的话,产能会受到限制,导致很多企业出现‘吃不饱’的状况。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国稀土行业,也是我国‘黑稀土’屡禁不止的根源。”吴辰辉介绍道。  利用稀土专用发票“洗白”  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企业未获得计划指标,不得从事稀土矿产品和稀土冶炼分离产品的生产。工业和信息化部负责计划的编制、下达、监督和管理工作。  然而,有很多企业仍在指令外进行生产。  “从查处情况看,一些企业通过多种手段,收购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充当‘黑稀土’非法流通的‘白手套’,最后再‘合法’地卖给下游冶炼分离企业,极大地扰乱了稀土市场的正常生产秩序。”上述湖南经信委工作人员解释道。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被查处的7家企业尽管分布于湖南省的长沙、永州和湘西州三地,但并非独立涉案,而是各有分工、合作,形成一条高速运转的“黑色”产业链,一步步完成“黑稀土”的“洗白”工作。  “非法开采出来的稀土,一般要经手多家贸易公司。”一位参与此次整治行动的调查组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道,“先由一家贸易公司将‘黑稀土’买进来,再销售给另外一家或多家贸易公司。后者一般是能开具稀土专用发票的。”  这里的稀土专用发票,指的是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资料显示,国家税务总局2012年发布通知,称“为加强对从事稀土产品生产、商贸流通的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的增值税管理,自2012年6月1日起,稀土企业必须通过增值税防伪税控开票系统(稀土企业专用版)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的密文均为二维码形式”。此举意在加强对稀土行业的监管。  而这些不法来源的稀土矿产品因为拥有了稀土专用发票,身份得以“洗白”。“此后,这些被‘洗白’的稀土产品再通过正规渠道,出售到冶炼分离厂手中。”前述调查组工作人员称。  据专报信息显示,上述7家被查处的企业中,花垣县和顺矿业有限公司、花垣县森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森源矿业”)、保靖和丰矿产品贸易有限公司、江华稀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4家企业更多参与购进“黑稀土”的第一步,而湖南和金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金商贸”)、湖南和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丰化工”)、双牌县富益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益贸易”)3家贸易企业则扮演“白手套”角色。  以森源矿业为例,据资料显示,该公司曾先后从中商国汽(北京)有限公司购进违规中钇富铕混合稀土矿108.2吨,同时从至少7个私人老板手中收购中钇富铕混合稀土矿约450吨。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前4家企业收购的非法稀土矿产品,其后渐次流入和金商贸、和丰化工、富益贸易3家企业。而这3家贸易企业除了向上述4家生产型企业进行采购外,还与北京、广西等其他渠道的稀土矿源保持着贸易往来。  “后3家企业在收购了违规企业的产品(稀土)后,同时给产品(稀土)开具了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前述调查组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解释道,“这些产品被‘漂白’后,不能说它是合法的,但对于冶炼分离企业来说,很多是只要有发票就可以采购。”  有业内人士曾公开表示,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与之前稀土行业实行的普通增值税发票并没有明显的不同,只是增加了加密功能,“只要以前开出过稀土增值税发票的稀土公司,包括贸易商,不管是不是拥有指令性计划,都可以申请得到,获取专用发票的门槛并没有太大限制”。  “因此,专业发票制度对于行业的管理效果并不大。”吴辰辉说。 “黑稀土”的“价格优势”  “每年几万吨的‘黑稀土’冲击市场,这种局面再持续下去,稀土行业的健康发展会大受阻碍。”谈起当下的稀土黑产业链,杭州永磁集团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贾颖燕忧心忡忡。“‘黑稀土’成本太低,在市场上优势很大。”

“黑稀土”借贸易圈“洗白”流向大集团  多部门重拳打击,湖南7家企业被查处  《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工信部独家获悉,工信部牵头,包括环保部、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工商管理总局、国土部在内的多部委日前组成专项调查组,对湖南省稀土进行了专项检查。抽查结果显示,多家贸易企业正在通过花样繁多的手段,收售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实际上充当了“黑稀土”非法流通的“白手套”。  通过贸易企业洗白后的“黑稀土”大量充斥着市场,除了流向一些非法开设的冶炼分离企业外,还包括中铝、五矿等稀土大集团旗下的冶炼分离企业。  记者从工信部了解到,调查组本次抽查湖南省3市(州)的8家稀土贸易企业,保靖和丰矿产品贸易有限公司、花垣县森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花垣县和顺矿业有限公司、江华稀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企业,存在收购个人非法盗采矿产品和来源不明矿产品行为,直接涉嫌收购的非法矿产品共计4400余吨,金额高达7.3亿余元。  据悉,这些非法矿产品正是通过贸易企业用开具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进行“洗白”,最后“合法”卖给下游冶炼分离企业。  专项检查小组在调查中发现,湖南和金商贸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和丰化工有限公司、双牌县富益贸易有限公司等3家贸易企业充当了最为关键的“白手套”角色,在收购了上述4家违规企业的产品后,同时开具了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随后便销售到了中铝广西有色稀土公司、五矿建丰、柳州通机贸易有限公司等冶炼分离企业及其他贸易企业。  一位专项小组成员表示,从湖南的情况来看,非法的稀土矿产品从开采到最终流向冶炼分离企业,往往中间会通过多个公司进行流通,这些公司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实际上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黑稀土”产业链条,而这个在全国都非常具有典型性。  “实际上目前参与购买‘黑稀土’的稀土企业数量,远远比官方知道的更多,因为如果严格按照国家指令性计划生产,稀土从上游到下游的企业普遍面临‘吃不饱’的问题,这些闲置的产能也就成了消化非法开采的稀土矿的最好渠道。”包头一位稀土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坦言,屡禁不止的背后除了利益驱动外,稀土贸易可以增加地方税收,地方政府对个别企业的违规行为采取默许甚至纵容态度,也成为其泛滥的重要原因。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稀土中,来源不明、非生产指令性计划外的“黑稀土”已经超过一半以上。稀土正常的市场秩序已经遭到严重破坏,除了非法盗采屡禁不止外,和2012年6月前后出现的最近一次价格高峰相比,去年许多稀土产品的价格下跌了近70%,而且低迷至今。  记者从工信部了解到,目前,多部门已对湖南7家违法违规的稀土企业进行了查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140万元。其中,长沙市的2家公司违法收购销售稀土涉及金额巨大,市工商局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其余的5家公司分别给予10至50万元罚款。对相关案件中矿产品来源等未查清楚的问题将进一步核查,涉及犯罪的会移送公安机关。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针对稀土冶炼分离和商贸流通企业非法买卖稀土矿产品多发的态势,近日,由工信部牵头,公安部、国土资源部、国家税务总局等7部门联合组成“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检查组,对广东省稀土企业进行了抽查。
稀土被称为“工业黄金”。随着稀土价值越来越大,稀土违法开采、违规生产、尤其是流通环节非法买卖稀土矿产品行为呈高发态势。
自从12年6月全国税务系统启用稀土增值税专用发票以来,全国纳入税务系统稀土企业有1600多户,其中稀土冶炼分离企业400多户、商贸流通企业1100多户。中国稀土协会副秘书长王晓铁介绍,这个数量远远超过了行业协会掌握的数据。
王晓铁:“我们自己掌握的就三五百家加起来,现在一下弄出1000多家来。现在产量为啥超成这样呢,就是黑生产链把它洗白了,一直没有能追查到根儿的地方。”
检查组组长施耀强介绍,过去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是被动地依靠举报线索,税务系统的信息为主动和精准查处稀土违法违规行提供了更多的线索。
施耀强:“通过增值税发票可以看到他从哪里买的,他卖给谁了。你哪里来的,他说我从他那里来的,我们就再查到你,线索就有了,我们叫追根溯源。”
检查组在河源、梅州、揭阳三地市现场检查了1户冶炼分离企业,5户销售量异常的稀土贸易企业,其中河源市和平县衡泰矿业有限公司、揭阳市揭西县鹏达贸易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竟然人去楼空。对此,检查组表示将一查到底:“查到你贸易企业收的是黑矿,缴赃呀,他也要受牵连。追到他,它跑了,那我们就只好建议公安部门立案侦查。”
据了解,接下来,八部委联合检查组还将赴湖南、广西、江西、福建等南方离子型稀土产地企业进行重点抽查。

中国报告网提示:2014年八部委将联合整治稀土行业乱象,检查组组长施耀强介绍,过去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是被动地依靠举报线索,税务系统的信息为主动和精准查处稀土违法违规行提供了更多的线索。

先成立贸易公司向税务部门申请增值税发票,将非法收购的稀土进行“身份漂白”,再将稀土出售给有出口配额的大企业,完成交易后将公司注销迅速闪人。这形成当下极为盛行的稀土黑色交易利益链。  稀土,被誉为“工业黄金”,身价高达每吨数百元至数十万元。我国年产稀土10万吨左右,其中3万吨是具有高附加值的南方离子性稀土,该品种广泛分布于我国的江西、广东、福建、广西、云南等地。近年来,随着稀土价格大幅提高,受利益驱使,违法开采、黑市交易、偷逃税款等现象在部分地区十分严重。  日前,工信部、国土部、税务总局等8部委组织联合检查组赶赴广东等地,严查稀土交易黑色利益链。  借贸易企业“马甲”非法经营稀土  记者随检查组在广东省河源市、梅州市、揭阳市等地调查发现,贸易企业非法经营稀土矿产品情况严重。  ——表现一:稀土贸易企业无法提供进货来源。检查组抽查了11家稀土贸易企业,这些贸易企业的稀土矿产品合计进货量1560吨,销售约3657吨,涉及金额约6.5亿元,但有2000多吨不能提供来源。这些矿产品在开具了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后,主要销售给中铝(江苏)公司、江阴加华、信丰县包钢新利(包钢稀土下属企业)等冶炼分离企业及其他贸易企业。  检查组重点检查了7家贸易企业,其中的5家已经注销税务和工商登记,人去楼空。这些贸易企业具有相似点:一是办公场地小,均隐蔽在偏僻的民居中,有的频繁更换办公地点;二是经营时间短,一般在正式注册一年左右时间后就申请注销;三是公司的购销发票均不完备,存在缺乏进项或进项不明的问题。  梅州市平远县一家存在严重问题的稀土贸易公司,租赁于一栋偏僻的村民自建房二楼,门口无任何标识,10来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仅摆着两张桌子和一台电脑,墙上竟挂着“梅州市先进民营企业”的牌子。  和平县衡泰矿业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稀土贸易,从2012年4月至今年7月,在1年多的时间里进行了5单交易之后就消失了,经查,5单生意的销售额共达6654万元,纳税1118万元,进项发票不明。  “经查,进项发票不明的企业涉嫌违法从私人手中收购稀土,例如,梅县粤大地矿业有限公司的矿产品来源均为个体户。”检查组的一位同志说。“由于一些贸易企业已注销,法人失踪,加上地方存在保护倾向,给查处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表现二:以贸易为名进行违法开采。梅州市平远县的4家贸易企业声称与平远华企稀土有限公司签订了承包开采协议,销售量合计1357吨。但根据矿产资源法规定,稀土采矿证严禁转包。  平远县提供的材料显示,2012年6月1日至2013年7月30日间,健跃、永达、嘉裕、晟源四家贸易公司以“承包车间”的方式进行稀土开采。但平远华企证实,早在2010年12月20日,平远华企公司就已对上述公司下达了停产通知,此后再未与其他公司及个人签订转包协议。检查组认为,平远县的4家公司存在严重的以贸易为名进行违法开采的行为。  ——表现三:以“稀土回收”为名非法倒卖矿产品。检查组发现,揭西县东成陶瓷原料有限公司本是一家陶瓷生产企业,但其稀土原料产量每年达1000吨。该公司声称稀土原料来自瓷土及陶瓷釉料废料,但没能提供合理的原料购入证明,开具的多为农作物补偿款发票,金额达400多万元。此外,检查组在公司现场没有发现加工生产稀土的设施,生产原料也没有检测出含有稀土,表明该公司没有稀土生产的能力。  黑市交易需求巨大
税务监管难作为  据国家税务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稀土企业有1594户,涉及开采、冶炼分离和贸易,其中冶炼分离企业有400多户,贸易企业1100多户。  “在这1100多户贸易企业当中,我们发现许多都是皮包公司,从事着为非法盗采稀土‘洗白身份’的工作。”中国稀土协会副秘书长王晓铁说,我国稀土冶炼分离产业的产能有40万吨,但每年只有不到10万吨的指令性生产计划。冶炼分离企业严重“吃不饱”,导致了黑市交易的巨大需求。而这些贸易企业利用法律漏洞,大肆进行黑市交易、偷逃税款或违反指令性计划进行生产。  “只要待售的稀土开了增值税发票,其身份就合法化了。”国家税务总局的一位专家说,虽然我国从去年开始实行专用的稀土增值税发票,但由于稀土不是专营商品,所以并没有强制性要求,目前只要是开出普通增值税发票的,仍算做合法交易。“单从税收方面予以监管难度很大。”该专家建议,应将稀土列为专营商品,以加强监管。同时,地方税务部门应加强对稀土企业“进项”部分的审核,对于无进项的企业应禁止开票。  地方政府纵容是重要原因
国家立法需加快  “地方政府的纵容是非法稀土贸易存在的重要原因。”检查组的一位成员举例分析,“营改增”之后,企业的进项发票可以用来抵扣税金,但由于没有进项发票或抵扣较少,这些贸易企业基本上按销售额进行“高额”纳税。和平县恒泰矿业有限公司销售金额6600万元,上缴税金1120万元;梅县区粤大地矿业有限公司销售金额3566万元,上缴税金456万元。和平县和梅县区属于经济欠发达县区,县财政收入每年仅有2亿元左右,仅从该贸易企业开具的发票中就能获得较大税收。  “此外,平远县仅有平远华企持有合法采矿证,其余4家贸易企业均为当地政府安排进入,打着平远华企公司的名义从事非法开采,给华企的正常开采秩序造成较大冲击,但考虑到财政税收,当地政府对贸易企业的非法行为采取默许甚至纵容态度。”这名检查组的同志说。  工信部稀土办的一位负责人称:“以前是从生产环节开始查,现在则是从流通领域开始倒查,一直要追查到源头。通过对黑色交易链的严查,最终达到震慑不法分子的目的。”  “稀土黑市交易有着毒品交易的利润,却不用担心掉脑袋的风险。”工信部稀土办的负责人说,对于稀土的盗采滥挖,国家有矿产资源法,但针对分离冶炼和贸易流通环节,却还没有十分明晰有效的法律。“国家应加快相关立法,对稀土的开采、分离冶炼、贸易进行全流程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