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10亿美元以上的家庭则需纳税38455com:%,沃伦又加码财富税

沃伦可能过于高估了她的税收计划可能带来的收入,沃伦的财富税计划如果实施,这相当于对所有财富净值超过500万美元的家庭征收0.27%的财富税,伊丽莎白·沃伦提出征收2%的财富税,按照沃伦此前提出的征税计划,沃伦又提出加码财富税,超过10亿美元以上的家庭则需纳税3%,沃伦又加码财富税

8455com 2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2日消息,根据一项最新研究,美国民主党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将其“财富税”计划可能带来的收入高估了至少1万亿美元。  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预算模型(Penn
Wharton Budget
Model)的最新估计,沃伦的财富税计划如果实施,将在10年内给美国政府带来2.3万亿至2.7万亿美元的收入,远低于她的竞选阵营声称的3.75万亿美元。  这一最新估计引发了人们对沃伦此前的一些说法的质疑。沃伦经常说,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加税带来的收入将足以支付她的全民育儿、大学免费和取消学生债务计划,还能剩下大约1万亿美元用于她的20.5万亿美元的全面医保计划。  美国左派和右派的经济学家都警告称,沃伦可能过于高估了她的税收计划可能带来的收入,并低估了其他计划的成本。  宾大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Kent
Smetters表示,沃伦自己的估算与宾大沃顿预算模型的估算之所以存在巨大差异,是因为后者考虑到将有比沃伦预期的更多的人设法避税,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

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今年年初开始,沃伦就开始提出了自己的财富税计划。沃伦主张对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家庭征收2%的“富人税”,对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家庭征收3%的税。征税资产包括股票、债券、游艇、汽车与艺术品等。

George Zimmer
指出,美国需要重新制定一个公平的、累进的税法。在这个税法中,最富有的人要为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公共交通、儿童早期教育等买单。

但无论如何,透过双方的争论,似乎有两点值得进一步思考。一是像财富税这样的直接税收入测算,不仅要考虑到财富分配的动态变化,更要重视纳税人和税收执行机构行为分析。否则,即便采用了精巧的模型,估算结果最后也可能与实际运行结果差距甚远。二是一项重要的政策出台之前,应进行充分讨论,吸收各方有益观点。这不仅有利于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凝聚更多社会共识,同时能够降低事后翻烧饼的概率,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政策有效性。

根据《福布斯》杂志提供的数据,盖茨拥有1068亿美元的净资产,是仅次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全球第二大富豪。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表示沃伦的“财富税”有些过火了,并对此提议感到震惊。

双方都有不少支持者。比如,皮凯蒂就支持朱克曼等人对财富税收入的估计,并提到1913年以前,各方对收入税的开征存在诸多质疑,认为收入税不会起多大作用。而麻省理工大学教授JonathanGruber则更加倾向于支持萨默斯。Gruber等对瑞士财富税的研究表明,财富税税率提高0.1%,纳税人报告的财富净值就会下降3.5%。参照Gruber的分析,萨默斯和萨林的估计尚在合理范围内。有趣的是,在双方观点交锋的过程中,朱克曼还公开打赌,如果未来财富税开征,实际的税收收入若小于他们估计值的80%,他愿意将10%的个人财产给萨默斯。此外,他们建立了一个交互网站(www.wealthtaxcalculator.org),以方便感兴趣的读者查阅财富税估算方法和具体流程。

部分专家质疑财富税效果

2019年6月,包括迪士尼家族继承人阿比盖尔·迪士尼在内的18名超级富豪发布联名信,呼吁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两党竞选人支持对美国最富有的千分之一群体征收适度的“富人税”。

8455com 1

华尔街大佬集体炮轰沃伦

在沃伦给出的计算器中,世界首富贝佐斯下一年需支付66.97亿美元,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将支付42.49亿美元。比尔·盖茨的资产若以1070亿美元计算,他将支付63.79亿美元。

萨默斯和萨林的测算,主要是依据2017年美国联邦财产税(FederalEstateTax)的实际征收情况。联邦财产税主要是针对财产继承,税率40%,课征对象涉及房地产、现金存款、股票、债券、商业资产等,大体上与财富税可能涉及的资产范围差不多。2017年征税门槛约为550万美元,大致收到100亿美元。他们假设财富持有者每年的死亡概率约为2%。换算一下,相当于对所有财富净值超过50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征收0.8%的财富税。伊丽莎白·沃伦提出征收2%的财富税,意味着每年可以收到250亿美元,相当于赛斯和朱克曼估计结果的十分之一。再进一步,若把各种避税因素考虑在内,联邦财产税的实际税率只有13.5%,而不是40%,这相当于对所有财富净值超过500万美元的家庭征收0.27%的财富税。按此估计,沃伦方案每年大体上能够筹集750亿美元的收入,与朱克曼等人的估计仍然相差甚远。

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曾表示,通过对社会上最富有的个人征收更高的税率来平衡经济的方式“永远不会奏效”。他表示,现在收入处于前1%的美国人支付的所得税占美国所得税总额的37%,且这部分富人支付的税额超过了收入靠后的90%美国人,如果对富人征税将拖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

赛斯和祖克曼将美国税收的历史描述为想要向富人征税的人和想要保护富人财富的人之间的斗争。20世纪中叶,高税率的拥护者已经占了上风,但20世纪下半叶的大部分时间是低税收一方的胜利。

从历史经验看,财产税的开征极具争议,而征收财富税的经济体数量也在逐年递减。例如,1990年,征收财富税的国家有12个,但截止到2017年,仅剩下4个。不过,也就是差不多同一时期,这些发达经济体的财富差距迅速扩大。以至于不少人认为,财富差距较收入差距更加显着,只对收入进行课税,不足以缩小分配差距。其实,争辩双方对于改革现行的税收制度、促进社会公平并没有太大分歧,关键在于要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使得扭曲相对较小。相较于对财富净值直接征税,修补公司税、堵塞税收漏洞、适当的资本税和加强税收执行的混合方案可能更容易被接受。

根据民调数据网站RealClear
Politics统计的平均数据,拜登、沃伦、桑德斯是目前支持率排名前三的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在全国范围内支持率分别为28.3%、20.6%,17.6%,拜登的领先优势收窄至仅7.7个百分点。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沃伊切赫·科普祖克表示:“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一些资金从公开市场流向估值难度大得多的投资渠道。在公开市场上,它们可能会鼓励富人展开更高风险、同时有更高预期回报的投资。”

当然,估计结果引发了不少争议。除共和党人和保守派学者一如既往的反对以外,支持对富人加税的部分自由派学者也提出了质疑。例如,哈佛大学的萨默斯(LarrySummers)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萨林(NatashaSarin),就认为赛斯和朱克曼的测算显着高估了财富税收入,并可能对未来的决策产生误导。迄今为止,双方已经公开进行了多轮争辩。

“如果按照提议对富人征收每年2%的财富税,那么10年后这个人的财富已经流失了25%或30%。不只是一年,而是每年。从财富回报的角度来看,这将变成对创造力的巨大挑战。”施瓦布表示。

美饶舌歌手或于2024年竞选总统 还称要”改名换姓”

尽管如此,萨默斯和萨林仍坚持赛斯和朱克曼的测算对纳税人避税行为的影响考量远远不够。纳税人可以通过捐赠、成立信托分散资产集中度、进行税收免除的借贷活动等方式规避财富税。同时,美国国税局对财富净值的审计覆盖范围有限,准确评估财富税税基并不容易。财产变现和支配方面的限制,也会影响财富净值。萨默斯学者出身,但先后担任过财政部长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实际操作经验可能使得他对数值估算与实际经济运行之间的差异有更深入认识。2017年实际收到的联邦财产税收入,大致相当于名义收入的40%。换句话说,税收规避比例接近60%,显着高于赛斯和朱克曼15%的假设。此外,萨默斯还列举了一些具体例子,说明职业税收机构(比如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测算结果和学术研究结论之间存在的差距。比如,对私募股权基金的附带收益(carriedinterest)征税,实际收到的仅相当于测算的四分之一。

以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为例,2018年贝佐斯的净身价为1600亿美元,如果“财富税”于1982年生效,那么这位全球首富的净身价将减少至868亿美元;盖茨的净身价则将从2018年的970亿美元锐减至364亿美元。美国第三大富豪巴菲特的净身价将降至270亿美元左右,而不是现在的880亿美元。

原本支持向富人征税的盖茨也改变了态度,他指出,“富人税”会破坏社会的激励机制,对于经济发展起到反作用。

主 编丨毛晶慧 编辑丨史晓强

对于外界暴风骤雨的批评,沃伦始终逐一通过推特回应和解释。11月7日,沃伦竞选活动网站上甚至还发布了税收计算器,包括扎克伯格、盖茨、贝佐斯等知名亿万富翁所需要交纳的税收都算的一清二楚。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认为,财富税的可操作性值得商榷。超级富豪们会很容易通过其他手段转移和隐藏财富,让财富税的征收效果显着低于原本的预测结果。

许伟

8455com 2

当沃伦提出向富人征税时,她得到很多低收入选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