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针对外汇保证金交易的规定问题,该法案在金融厅内部也被称为《加密资产法案》

日本,金融厅,讨论针对外汇保证金交易的规定问题,金融厅计划利用这个计划成立的小组为收紧杠杆控制提供理据,瑞穗未来的海外扩张计划或将受到严密审查,但该银行虽有可能躲过严厉惩罚,保证金交易将导入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规定,该法案在日本称为《资金结算法与金融商品交易法修正案》,保证金交易将导入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规定,日本金融厅拟对数字货币交易业引入新的监管制度

图片 1

金融厅将会要求企业提交关于维持财务健全性的方案、系统安全对策以及理事会会议记录,还会验证经营者是否能管控风险。

金融厅计划在明年初举行首次会议。

就在另外两家金融集团寻找外部机会时,瑞穗则把目光转向内部,专注于实现佐藤康博提出的“同一个瑞穗”计划,即在7月时将企业银行与零售银行业务合并。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三浪人】

新的修正案将在2020年4月开始执行,并且此次对于等同交易所或者等同业者,也有时间限制。为了防止审查时间过长,在审查期限1年半内,还没获得牌照的平台将予以强制驳回,且无法提供业务。如想再次申请,需要再次重新提交申请。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消息,日本金融厅对基于修改后的资金结算法进行登记注册的数字货币交易企业施行了严格化审查,审查文件的问题项目大幅扩充到原来的4倍(约400个)。

金融厅不予置评。

这是大型日企与犯罪组织有牵连的最新丑闻。监管机构9月底发现,瑞穗在2010年末得知有200万美元放款给有组织的犯罪集团成员。那230件小规模业务多数为车贷,是由瑞穗消金业务关系企业Orient
Corp贷出,且包含在稍后瑞穗再向Orient买进的大批贷款中。

此外,金融厅还将根据交易的具体内容,导入金商法以进行细分,如处理保证金交易的交易公司为一类;ICO的发行“代币”的公司为另一类。

证券公司只需要变更手续即可

每个月的交易规模通常可达300万亿至600万亿日圆(2.67至5.34万亿美元)。行业官员称,其中一大部分都是短期交易。

消息人士上周对表示,佐藤康博可能保住会长及社长职位,以便设法避免这家问题重重的银行陷于四分五裂,并使之符合更加严格的监管要求,将银行建设成为“亚洲的核心银行”。

此次修正案的主题是对保证金交易的监管。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规则,但是,它将与外汇保证金交易一样,受到《金融商品交易法》的监管。之后公布的内阁法令中,保证金倍率的上限为2~4倍。

另一方面,随着监管网络的扩大,金融厅也针对”二次登记的问题”进行了调整。2017年4月,日本金融厅施行了登录申请制度,不过该制度目前只针对现货交易。本次修正案中规定,保证金交易需要另外按照《金融商品交易法》办理申请登记手续。也就是说,即使目前依据《资金决算法案》而正式持牌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若想开展保证金交易业务,之后也必须再次根据《金融商品交易法》重新进行申请登录。

东京12月7日 –
知情消息人士周四称,日本金融厅计划成立小组,讨论针对外汇保证金交易的规定问题。外汇保证金交易在日本散户投资者中较为普遍。

**被对手甩在身后**

新的修正案将在2020年4月开始执行,并且此次对于等同交易所或者等同业者,也有时间限制。为了防止审查时间过长,在审查期限1年半内,还没获得牌照的平台将予以强制驳回,且无法提供业务。如想再次申请,需要再次重新提交申请。

此次修正案的主题是对保证金交易的监管。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规则,但是,它将与外汇保证金交易一样,受到《金融商品交易法》的监管。之后公布的内阁法令中,保证金倍率的上限为2~4倍。

消息人士称,该小组将讨论对外汇交易公司实施资本要求的必要性,这些公司一直到现在都避开了银行所受的严密审查和监管。

不过就算瑞穗未受到严厉处罚而从丑闻中脱身,未来仍可能因此而受到掣肘。

图片 1

据日经19日报道,日本金融厅拟对数字货币交易业引入新的监管制度。保证金交易将导入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规定。现货交易以外将导入《金商法》以扩大监管面,启动申请登录制。在申请登录注册后1年半内,可以正式营业开展业务。但1年半以后没有通过并获得牌照的平台,将实行强制退出机制。该机制主要是为了防止过长时间的审查,并保护投资者。